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脑残狗血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孙安。”

     进入房间之后,孙安很是自来熟的换上了鞋子,把手中提着的东西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,转过身来对着于佳宁说道,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猪拱了自己的好白菜!

     “你好,我叫于佳宁,是克俭的邻居加……闺蜜。”闺蜜这个词语在舌尖滚了一圈,于佳宁最后还是把它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 闺蜜这个词语一般情况下形容的都是姐妹,听到这个词,孙安还愣了一下,后来也反应过来了,“原来你们还是好朋友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对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更应该庆幸了,幸好我刚刚没有让你下楼,你说你,都是好朋友的,干嘛表现得这么生疏嘛!”

     孙安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真实了一些,而且他的嘴角原本有些公式化的笑容显得真实了很多,除了因为对方是刘克俭的好朋友之外,还因为对方刚刚说的这句话,在听到了自己的自我介绍之后,对方的第一反应是介绍自己,而不是说“哎,原来你不是那个谁谁谁啊?”,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两个情况,一个就是于佳宁根本就不知道刘克俭他现在的男朋友是谁,也不知道对方的姓名,只知道他有一个男朋友,所以在听到了自己的姓名之后,她没有惊讶,另外一个的话,不敢想,要是真的就太惊喜了!

     孙安从小就被当作世家继承人培养,语言交际能力那是顶好的,虽然他说这些话有些显得自来熟,但是听在耳中还是很让人舒服,前提是忽略掉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不想打扰你们嘛?克俭之前跟我说你去国外出差已经有三个多月没回来了,他想你想得都哭了。我寻思着你们小两口好不容易见面了,我在这里当电灯泡算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,但是于佳宁不得不承认孙安这个人的教养还是很好的,虽然有些好奇他的嗓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但是她也知道这是属于个人隐私,很有可能也是一段别人并不想回忆的往事,于是也只能勉强的笑着应付。

     “没事,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误会,单独相处的话,说不定会吵起来或者怎样……”孙安温柔的笑了笑,说出口的话等于默认了于佳宁之前说她是刘克俭男朋友的事实,话说,自己之前就是在国外出差啊……

     “孙安!”

     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刘克俭终于出声止住了他的话头,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,“孙安,我跟你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 刘克俭知道目前的这个情况,自己若是处理不好,很有可能就会失去永远得到于佳宁的机会,孙安喜欢他,这是毋庸置疑的,而孙安这个人骨子里就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,他从来不会在意自己的脸皮,也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,他总是那样的聪明,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别人的想法,混淆视听,再这样说下去,恐怕往后自己再怎么解释,于佳宁也不会信自己说的孙安不是自己男朋友的话,迫不得已之下,他只能出声打断了孙安,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 即使是被刘克俭否定了自己之前说的话,孙安也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,他好脾气地笑了笑,“我知道我知道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 他没有解释什么,反而温柔地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,这在于佳宁看来刘克俭就像是一个在闹别扭的小女朋友,而对方则是一个温柔包容的男人,这种情侣之间互动的即视感不要太强。

     注意到于佳宁了然的眼神,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袭上了刘克俭的心头。但是他现在根本就不能跟孙安发作,只能硬生生的吃下这个闷亏。

     “我说过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,就算有,我之前已经跟你说清楚了,我想我没必要再给你重复一遍。你也没必要自找苦吃!”

     我就是傻一个小心机吗?孙安会玩,刘克俭自然也会玩儿,意思自己语气里的意思谁不会啊,反正他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 于佳宁坐在旁边,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感觉自己大概了解清楚情况了,这明显就是小两口子吵架分手了嘛!结果另外一个过来求复合,然后自己这个闺蜜不答应,这情况应该是这样的吧……

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于佳宁的潜意识里总感觉眼前的这一幕有哪里有很严重的违和感,但是她也说不出来,再加上心里本身就不舒服,还要在这里看这么一出狗血剧,要不是其中一个人是自己的闺蜜,她早就没有耐心了!

     其实于佳宁会产生违和感,主要在于现在这个情况,如果她能够静下心来仔细思考,就会发现从孙安出现开始刘克俭就一直没有在装gay了,只是刘克俭一直在沉默,话也没说了几句,这让于佳宁没有太注意到。

     知道刘克俭开始讨厌自己了,孙安苦笑一声,到底还是住了嘴,再这么说下去,可真的是把所有的交情都给耗没了。

     “苦不苦我自己知道,好了不说这些了,佳宁之前还饿着呐,你好意思一直让她这么饿着,听我们说这些无聊的话吗?”

     孙安非常自然地转移了话题,这话也确实戳进了刘克俭的心窝子里,他的宁宁现在还饿着,与其在这里拼命的解释,还不如找一个时间,他们两个人单独谈谈。

     见到刘克俭妥协,孙安带着笑容把自己带来的东西一一打开。“你之前最爱吃李阿姨做的菜了,如今出门在外闯荡,你也好久没回去了,我这次来看你,特意吩咐李阿姨给你做了一些菜,都放在保温盒里,呆了快一天了,但是现在应该还有些温度,我们赶紧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 这一句正常的话,孙安再次耍了一点小心机。

     “佳宁你也快尝尝,李阿姨的手艺可比那些特级大厨好多了,还有一种家常的味道,克俭当年最喜欢李阿姨做的菜了。”

     刘克俭去厨房拿了碗筷,回来就听到了这句话,“孙安,她是我的朋友,用不着你在这里装熟人。”

     大概是刘克俭这个恶劣的态度见多了,孙安也并不生气,只是识相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 于佳宁本来早上起床的时候还很饿,被肚子闹的睡不着觉,才想着出去买点吃的,那成想碰上了这么个事儿,饭桌上的气氛被搞得特别尴尬,本来很饿的她也吃不下去了,草草的对付了一些,就住了筷子。

     “那个,我吃完了,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留在这也只会打扰人家叙旧,还不如赶紧回家,好好想想自己之前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“也好,我记得你今天不用工作,待会儿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吧?”刘克俭问道,他必须要抓紧时间,尽快确定一个时机跟于佳宁好好聊聊,最起码要把今天这段误会给圆过去。

     “嗯,有什么事叫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 就算真的有什么安排,要把它们都推了呀,自己闺蜜这遇到的糟心事儿,这一听就不太好,待会儿他要是吃什么亏自己要好好过来帮忙啊。

     关门声响起,房间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刚刚饭桌上还多少有一些的和谐气氛也被于佳宁这一走,给整个带走了。

     “孙安,有些事情不是你那么说,他就是那样子的,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,我跟你之间根本没有可能,我不歧视同性恋,但是我真的不是同性恋,我是一直把你当兄弟的,你之前也说过了,如果我拒绝你的话,你就不再对我抱有念想,咱俩往后还是一辈子的兄弟,难道你现在要违背诺言了吗?”

     刘克俭知道自己这样说很残忍,但是这真的就是他真实的想法,以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,他可能会嗤笑一声,说这剧情真脑残,但是这种狗血剧情真的自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,他才发现,这tmd简直一团糟!